纵横研究所建设20周年,成为人才成长的平台

时间:2014年09月16日信息来源:《中国教育报》2004年8月16日第5版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苏州大学纵横研究所副所长、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吕强教授,作为第一批纵横研究所培养的学生代表典型,伴随着纵横研究所一起成长。以下是吕强在庆祝纵横汉字信息技术研究所成立20周年大会上的发言:

 

 

尊敬的周忠继先生、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

 

   今天我们欢聚在风雨过后、桃李芬芳的东吴校园,庆祝苏州大学纵横汉字信息技术研究所成立20周年。首先请允许我代表纵横研究所的全体同仁和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的全体师生,向创立纵横研究所的周忠继先生、向社会各界支持纵横研究所发展的领导们和朋友们、向苏州大学的各级领导表示由衷的感谢和深深的敬意。

 

   作为一名苏州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普通教师,我的幸运是从一开始就成为纵横的一员,伴随着纵横研究所从无到有并一路成长,我也随着纵横研究所的发展,逐渐成长为教授、博士生导师,成为纵横的一份子。

 

   1986年,我大学三年级的时候,被钱培德老师的学术才华所吸引,由钱老师带领着进入了汉字操作系统研发领域。在这个方向上,我完成了我的学士学位论文和硕士学位论文。到1991年我毕业留校任教,钱培德老师就已经逐渐吸引了杨季文、朱巧明和我,形成了汉字操作系统研究小组,我们研究组已经在中国操作系统的汉化方向上一览众山小了。

 

   当1992年年底同周忠继先生合作开发纵横码汉字输入软件的时候,我们已经如鱼得水,在纵横汉字软件开发舞台上,充分施展着我们的才华。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的5年中,我从助教破格晋升为讲师、副教授,这些破格晋升的成果就是以纵横软件的开发为背景的。在这期间,周先生资助纵横研究所成立、研究所成功地开发出了两版DOS系统软件、纵横码获得科学认定,开始接受用户检验。1996年,我又很幸运地被录取为国家留学基金委首次在全国范围内公开选拔第一批出国高级访问学者。当然,我的申请材料的重要成果就是纵横码开发技术的结晶。以至于当时评审我的申请材料的专家老师来电话开玩笑问:你这些汉字操作系统的技术到了美国还有用吗?

 

   我于1997年到美国NJIT进修,来到这个被Yahoo连续两年评为“most wired university”的大学。我不敢相信,这所以计算机设备、网络设备先进而闻名的美国大学,竟然同我在纵横研究所的工作环境不相上下:我游刃有余地把玩着SunWorkstation,因为早两年我们纵横研究所就已经添置了相同的设备;我自信满满地辅导着美国硕士生关于Oracle等先进的数据库软件的开发,因为我们纵横研究所已经配置使用Oracle一年多了;当我在美国的实验室里烦恼于网络激光打印机为每个用户记账使用时,我就怀念起在我们纵横研究所激光打印随便打的轻松和方便……我很快融入了美国教授的课题组,从事超文本技术的研究。那是在文本处理的基础上网络化、语义化研究。是在我纵横研究所的研究的延伸。在美期间,我曾与Adobe公司中日韩字库开发的主管在网络上探讨中日韩大字符集信息系统的相关问题。刚开始他有点心不在焉。但是有一次他无意中问到一个有关汉字操作系统CCDOS4.0的问题,那正是我的技术储备所在,我好好地给他上了一课,从此,我们成了技术合作伙伴。

 

   1998年回到纵横研究所后,纵横软件的推广使用已经逐渐展开,不仅在大陆,还在港澳台、东南亚等汉字使用地区慢慢推广。当我们香港的同行告诉我们,在香港最大的电子产品市场竟然买到了我们免费发行的软件的盗版光盘,我们作为软件的开发者,成就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

 

   2002年,在纵横研究所平台工作了近10年后,我晋升为教授。这时,我个人面临了事业发展的一个瓶颈。在纵横研究所这样一个完美的环境中,10多年汉字操作系统开发经历,已经让我在相关领域完成了由薄到厚、再由厚到薄的转换。在美国进修的经历又告诉我,在把一个好问题做好、做深之后,需要上升到如何发现一个好问题或者提出一个好问题的境界。钱培德老师适时地点拨我说,周先生建立纵横研究所,是想要聚集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发展;个人的发展,也就是纵横研究所的发展;纵横研究所资助的是高水平的学术研究。钱老师的提醒如醍醐灌顶。从2004年开始,我的研究内容在尝试了超文本语义研究、语义文件系统研究、并行元启发搜索技术后,最终落实到了并行计算在生物大分子结构预测中应用这样的方向上。在2009-2011三个自然年度连续获得两项国家自然基金面上项目的支持,顺利地完成了从应用开发到基础研究的转换。这一切,都是在纵横研究所的环境中悄然完成的。在物欲横流、科技大跃进的时代,纵横研究所提供了宁静的港湾,让我们摆脱浮燥,淡泊致远,静心修炼。在这期间,纵横研究所的工作中心也转向了纵横软件的大规模推广、在儿童信息教学中的作用、科学性论证等方面。在“data = science”的大背景下,纵横研究所逐渐开始站在云计算的平台上,研发大数据处理技术,向语言语义、情感计算、舆情分析等方向起航。纵横研究所又开始了由薄到厚的新一轮的积累。

 

   以上是我个人在纵横20年的成长经历。其实,还有许多研究所的同仁有类似的经历和感悟。让我代表研究所同仁,再次感谢周忠继先生,感谢苏州大学的各级领导,感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的领导和师生。

 

   汉语言文字是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纵横码是汉字字形属性的科学表达。20年的纵横软件研发和推广实践表明,纵横码是一匹千里马。愿这匹千里马在华夏大地、大江南北纵横驰骋,为中华文明传承和光大而穿针引线。

 

   最后,请允许我用纵横码送出我的祝福:364830祝大家073030身心健康、105433万事如意!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